【我的老师的散文高中】玛雅作文

  【我的老师的散文高中】一

  前些天,忽然想上嵩县五中教师子弟群。因为我的父亲曾经是这个学校的老师,而我在这里读了两年高中,又在这里高考复读了几年,在这些教师子弟中不敢说年龄是最大的,应该是读书时间最长的一个学生。

  对老师,对教师这个职业,心存敬畏和感恩,从来有一种特殊的情感。

  书读进去了,还必须出来。而到现在我还是没弄明白,标准的两点一线,早上五点半一直到晚上十点半,风雨晨昏,一年四季雷打不动,就像上紧的发条,转不转都身不由己了,居然还有“哲学思辨”,想谁是谁,你是谁,为了谁……“人人为我,我为人人”如此的境界,是自然的不是强加的。从那时就渐渐明白,社会制度两分法,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——这不是商品贴标签,是在论制度优劣;也不是想当然,而是一种客观存在。

  说资本主义腐而不朽,垂而不死,说社会主义蒸蒸日上,日新月异,最终一定要实现共产主义。

  上高中学习科学社会主义时,老师在讲共产主义的含义,说一是思想,二是运动,三是制度。无知的我问了一句“要是地球不存在了,共产主义到哪里实现”?老师动怒。赶忙解释说按照物质都有新旧,都有产生发展高潮结局,最终都会“死”。地球也是物质,也会走向消亡。实现共产主义大前提地球没了,咱到哪里实现呢?完全的三段论,老师岂能不更恼火!

  自己没被撵出教室,老师允许我可以不上“政治课”。这不是多荣耀的事儿,说已经把教科书背得滚瓜烂熟,可是政治拿不了高分,也低不到哪去!还有我的语文老师贺献明,也是我的班主任,知道我的高考弱项,苦口婆心说一定要把差科补上来,在我的作文、上耳批面命,写下大段语重心长的“批语”……在我无奈离开高考独木桥,曾想着把那些年写的东西好好收藏的,可是搬了家那些本子早不知了去向。更让我不能自已的,疼爱自己的老师已经不再多年了!想要怀想和遥寄这份纯真的师生情感,又能做些什么?在我进厂当工人后,虽没教过我,也很关心我的李新舟老师还不忘教诲我“你这孩子,聪明反被聪明误!说什么堤外损失堤内补,究竟补了个啥”……“恨铁不成钢”,老师都这样的;至于说学生能够自省自律,按照老师的点拨引领能错到哪里啊!所谓的聪明,小聪明罢了。

  过了十八岁,就是大人。这和在家里说的没结婚都是小孩,说的不是一个概念。立志上大学,说到底不想修理地球,不想当农民。而谁又想心安理得或死心塌地种一亩二分地?从五中到一中,再回到五中,这样反复了两次,实际是瞎折腾——脑神经衰弱,吃安神补脑液、安定这类的药物,撑不下去,自己最终不知如何好好读书了。

  不过也庆幸,有好的学习环境,有善待我的许多恩师,才使我顶了下来,没有栽倒在千军万马的高考战场上。为缓解学习压力,热爱运动,给了我充沛的体力,和不服输的勇气。那时我会无视同样是老师的父亲的忠告,在操场上打篮球;实在没办法了,他会写在黑板上挂到醒目的地方……前些时候,同学聚会还说到父亲的小黑板。我笑笑,“不记得了”。这笑有点酸涩,有点心有不甘,还有点无可奈何花落去。

  在五中西边那个小院里,我们文理两个复习班。教我们的老师就在周围附近,吃住都在那里,便于辅导这些背负巨大压力的复习生!我会把老师说的“你这成绩,别人吃俩馍,只能吃半个”当成耳旁风。不敢当真,生怕当真,考不了大学不活的念头都有,还在乎如此轻描淡写的话儿?还有几个外地老师,都身怀绝技,吹拉弹唱,琴棋书画,很是羡慕我们这些学生,说白了是心中的偶像,追随的忠实粉丝。其中,有个老师看我高考无望又不放弃,说改报艺术类,走特长或许能走通。真让我试声,教我学乐器。没有天赋,临时抱佛脚,也终归不了了之。还有年龄不错几岁的,真成了亦师亦友,说白了考不上大学还要照样好好生活。他说的是大学不是人人都能上的,你不上也没啥好遗憾的!更何况你过了分数线,而且不止一次,已经证明自己了。高考不是你人生的唯一……现在想想是大白话,也很阿Q,可当时面对的压力,人简直要疯掉中,还是重拾了一点自信——没有在牛角尖里憋死……

  我有很多老师朋友,忘年交的,同龄人的,比自己小的都有,心里有教师情结!好为人师,有啥不好?师道尊严,也正是有“师道”,尊严才会大放光彩。

  从这个层面,我想到了教育平等,想到了教育根本,想到了“师者,所以传道授业解惑”。可是,老师不是“工具”,所以用来得天下英才而育之——从中看不出私心,倒是能看见红烛精神。

  我的老师,是一组老师群像,他们从不同方面不同侧面给我成长的力量!

  “没有老师,就没有我的今天”!当我由衷说这话的时候,耳边响起一个老师朋友的话“过了三十年,还有学生聚会想到自己,没有了自己的参与,聚会也变得没啥意义”……

  一个好老师,一个成功的教育者,只有不断被标识,不断被记起,从中才能体现其人生价值。

  我的老师中,有很多这样的人。我从心底敬重他们,就像他们无私呵护我的成长。

我的老师的散文高中

  二

  几年前,我在屯溪老街一家文房四宝店内想给学书法的女儿买支毛笔,店家推荐了好几支让我试写,我取过一支,在店家的水写纸上随手写了两个字。店家说,你一定练过书法!

  我说书法真的不会,随手乱写的。店家说,我看得出来的,练没练过是不一样的。

  说到这里,不由地想起我的初中班主任张遵应老师。

  我是84年上初中的,张遵应老师是我的第一任初中班主任。初识他时,老师一副瘦瘦高高的样子,头发有点自来卷,烟瘾很大,上课时嘴上也常常叼着一颗烟,神奇的是那颗烟丝毫不影响他板书、讲课,讲到兴致时,手指夹着香烟,美美地吸上一口,那神情甚是享受!大家不解张老师怎么能叼着烟讲话?有同学想瞧个仔细,老师发现了说,看什么看,我脸上写着字呀!

  张老师教语文,写得一手漂亮的行书,每每批改我们的作业最为恼火的就是我们写的字。

  经常在课堂上将我们的作业本摊开来,对我们说,想问一下某位同学你这个字到底是怎么写的?次数多了,老师忍无可忍决定要对我们这班小屁孩进行彻底改造,要求大家每天下午最后一节自习课全班练习毛笔字!

  老师订下规矩,雷打不动每天一节课,老师挨个从最基本的握笔动作开始指导,每天每人都要交一张毛笔作业,老师每天批阅,对有进步的,写得好的字,用红毛笔圈点第二天在课堂上展示。老师决心很大,说我要让你们在毕业时每个人都能写一手还能看得过去的字!于是每天傍晚,别的班在做作业、打扫卫生、操场打球,我们班人手一支毛笔大家对着字帖在练横直竖捺,老师叼着烟一一指点,一股墨香,一丝淡淡的烟草味伴随着我们度过了每天的傍晚时光。其他班有同学好奇地围在窗口看我们写字,渐渐地隔壁班有同学也买来笔墨在课余练习,一时间写字已成为我们的习惯。

  春天的时候有一天老师对大家说,下午带我们去春游,春游的地点是离校有十多里路的鲍龙山。同学们欢呼雀跃,下午大家在操场上集合,同学们大都带了一点水,有同学背了一个军绿色的军用水壶让人眼红不已,很多同学都是用一个玻璃瓶装上白开水,有的还放上粒糖精冒充白糖水,我是赤手空拳轻装春游。老师让大家排好队便领着我们从小路走,大家兴致都很高。

  到了目的地,老师带我们看了几个景点后,同学们便散开自由活动。我在山上找到一株开花的植物,实在好看便想将它拔起,一不小心将根拔断,老师过来见过我手上的花说,可惜了这是一颗小樱桃树!同学们都围过来跟着叹惜不已又纷纷散开去找“樱桃树”。

  登高小息,只见山腰里一丛丛杜鹃花开正艳,山下油菜花遍地金黄,村庄边桃花朵朵,此情此景让人有未名的感动,时隔多年回忆起来仍是春意满满!

  下山时,同学们腰中的水壶也罢,糖精水也好,都空空如也,象我这样轻装上阵的更是饥渴难耐,老师对我们说,大家不要急,我带你们到家里喝水。老师家在山脚下不远处的村庄里,师母要烧开水给大家喝,同学们等不及了,纷纷抢过老师家那只水瓢直接从大水缸里舀水喝,一会功夫便喝掉了小半缸水!

  秋天开学时大家发现班主任换了一位新老师,后来听说张老师身体不好在家休养。有一天我们在校门口的操场上上体育课,忽然见到张老师从路边走来,大家不顾正在上课一阵兴奋,大声喊道:张老师!张老师!老师也很高兴,面带微笑点头与我们招呼着,走进了校园。

  殊不知那也是我们最后一次见到他!

  用今天的话来说,当年的我们都属“放养”,好象大家都没有分数、排名、升学率的概念,但老师们教得认真,学生们学得开心。说实话张老师的语文课教得怎么样,当年的我是无法评价,但他一手漂亮的板书,他教我们练习横直竖捺,他带我们春游的情景好象就在昨天!

  又近教师节,今以此文追忆张老师,一年师生可谓短,但在成长的路上却一路有您!老师。

我的老师的散文高中

  三

  我的高中是在淮州中学上的。很幸运,高中三年语文老师始终是我的班主任。

  我很喜欢老师的名字,张玲。玲,是指美玉碰撞的声音——圆润的碧玉相碰,一声轻鸣仿佛鹤唳长空。这是一个极悦耳的名词,也是一首短小却剔透的诗。

  老师很喜欢红色,最常穿的便是一件大红色的羽绒服,就像寒冬里的腊梅一般,在清冷的风中站成一束熊熊燃烧的火。她有着冬天赋予的冷艳的气质,尤其是一双眼睛,逼人的注视要比任何批评都冷好几个数量级。每当我们在课堂上讲悄悄话时,她就不漏痕迹地结束掉话题,两手撑着讲台,侧着头,绷着脸,用低于零度的目光凝滞住全班的呼吸声,直到那个同学感到气氛不对,猛然抬头,被她蓄力已久的眈眈相望撞个满怀,自觉地低下头去,老师才会收回目光,仿佛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继续讲课。她从不动手,也甚少动口,只是用一双冰晶一样的眼睛,清晰地告诉我们春天的界限,越过去,就要做好迎接万里雪飘的心理准备。

  每学期初,张老师总会担心我们放飞在假期的玩心收不回来,便时常在别的课上课的时候,悄悄走到班级的后窗,默默地注视着。发现谁闹腾得欢,就冷冷地盯着他。如果该同学过于得意忘形,压根没注意到,他的同桌就会偷偷戳一戳他,提醒他班主任在窗外。

  张老师虽然高冷,却十分热情。她生命的每一根枝条上都缀满了红艳艳的梅花,一簇簇的火焰汇成一个热烈的微笑,便是冬天也封冻不住这蓬勃旺盛的活力。为了陪我们,每天她都要从凌晨六点待到深夜十点半,而回去后,还要继续处理未尽的事宜。一天又一天,日子复制粘贴便积聚成了她的青春。

  即便在她最忙的时候,我们去找她谈心或者批改作文,她也会“倒履相迎”——她时常提醒我们要照顾她的“生意”,否则办公室里别的老师那儿都围了一圈人,甚至没地方站都站到了她旁边,只有她周围一个问问题的学生都没有,那样她就会很难受。因为是理科班的缘故,一些同学都不擅长写作,她就会主动写范本作文,并引导他们去模仿和领悟,直到能“自力更生”。我也曾想要一篇老师的亲笔,却一直未能如愿,这也成了高中三年沉淀下的一个“哑掉”的愿望。

  如今想来,如果把写作比作人的话,他发育成熟、终于长大成人的时间点,便是在高中。我之前的写作更像是词句的糅合,通篇都是嫁接的比喻和僵硬的想像,而在一次次的批改,一次次的推倒重来、破而后立之后,终于让语言寻找到了生发它的枝干,让海市蜃楼回归了它的本体。思维的虬根向地心探索,情感的涌泉充盈了断流已久的河道,文字蔓延成一片片郁郁葱葱的森林,凝实的根系结构相互攥紧,再也没有了水土流失……

  如今,我已经毕业几年了,但偶尔还是会在梦中回到淮州中学,回到那段浅吟低唱的青春,任凭幻想的鸽群在天空回环,书写一首永无止境的诗……

  河海大学水文水资源学院 仇士鹏

我的老师的散文高中

  四

   学习啦:老师是传授我们知识的存在,对于老师的评价十分重要。下面大家一起来欣赏一下《我的老师》这篇文章!

   我的老师

   我最喜欢的是语文何老师,因为她善良、幽默、风趣、和蔼可亲非常惹人喜爱。

   她有一头乌黑光亮的短头发,一张漂亮的脸庞,一双大大的眼睛,炯炯有神,两眼如电,神采飞扬,笔挺鼻梁,薄薄的嘴唇,一脸秀气,总挂着恬静的微笑。

   何老师对我们的教导如阵阵雨露,滋润着我们的心田,我真想把天上洁白的云,当作美丽的围巾摘下来献给我们的何老师。在平时上课时,何老师是多么认真多么耐心的教我们学知识,她的读书声如美妙的音乐,让我们如痴如醉的听,她的每一节课都让我们听的津津有味。何老师就像一个专业的演员,也像一个乐队的总指挥,指挥着我们,让我们走进她的知识梦境,让我们学的更好。

   还有老师对我们的爱,当我们伤心时,何老师总是默默的给我们一个个安慰。当我们生病时,何老师总是一句句的嘘寒问暖。当我们午睡时,何老师总是放心不下,因为她怕我们睡不好,下午没有精神上课。她每天的中午,午睡后早早就来到班级,每当她回来第一句话就说:同学们今天中午有没有睡好啊!她总是一句句关心的话语。

   记得有一件事令我最深刻,有一天早晨,何老师给了我们一张试卷,让我们把试卷写好。其中有一道题目我不会我就去问何老师:何老师这个反义词我们没有做过,语文书上只有近义词,能告诉我怎么做吗?老师听错了,听为近义词了就说:近义词就在语文书上自己去找!我顿时呆了,确实呆了,心想:我说的不是反义词吗?怎么是近义词。想着想着就慢慢的回到座位上。直到老师讲解答案时,老师才发现错怪我了就说:邓靖怡对不起,我爱你。这时,班里的同学们都大吃一惊,也让我感觉到了老师的爱。

   这就是我最喜欢的老师——何老师,能遇上她这样的好老师就让我感到自豪,高兴,我以后不要辜负何老师的爱,我也要用优异的成绩来报答她!

   作者:邓靖怡

   公众号:小学写作

   本文为原创文章,版权归作者所有,未经授权不得转载!——学习啦

  


 

我的老师的散文高中

  五

   许多年来,深处一直有一个名字,如影随形。她不做好好先生,当我在学习上荒废时,敢于横眉冷对,当我进步时,她俯首甘为,更乐于予以鼓励,从而让我开始正视自己,让我朝着正确的方向前行,她就是我的高中数学——张秀兰老师。

   95年我在县一中读高一,开学第一天,铃声响过,进来一个小巧玲珑的老师,年纪在30岁上下,在我们众目睽睽之下,她自我介绍到,我叫张秀兰,然后工工整整地在黑板上板书自己的名字,从今天开始,我来担任你们班的数学课,我们多多配合。我们照例鼓掌,从而开启了我的高中。

   张老师讲的是立体几何,每次上课,张老师都从黑板左边最上边开始写,吃力地踮着脚,第几章第几节,有条不紊,娓娓道来,字总是工工整整的,图形画得也是工工整整的。同学们听着津津有味,而那时候的我,却不知,也不很懂,立体感就是建立不起来,明明在一张纸上画图形,怎么就会有了立体空间呢?一次比一次感到吃力,作业渐渐也完不成,也懒怠交了,偶尔一次没交,似乎老师也没察觉,慢慢得我也大胆起来,竟连作业也不写了,也乐得自在。一次上课时,老师在我的座位边停下来,说你就是小杰吧,让老师看看你的作业本,我脑子轰得一声,暗叫不妙,亏得“随机应变”能力强,我坦然应对,仔细地把头低下去,认真地在抽屉里寻找,颇费了一番周折,头始终不敢抬起来,张老师没有点破,静静地站着,看着我的表演。一番之后,我终于一无所获,一脸茫然地说明明放抽屉里面了,竟然找不到。张老师渐露愠色,正告我,你都一个多星期没交作业了,原指望着你承认错误,改过自新,你这样的表现,真令我,总觉得你们长大了,学习上不会敷衍自己、敷衍老师,没想到你没有丝毫的愧疚,还想方设法掩饰开脱,你想想看,可对得起你的爹娘?老师的话并不深奥,也未必能打动一个学生,可是却打动了我,因为我是一个农村的,学习上虽不上进,却还是知道我这样的状态是对不起自己的。我不敢正视老师的眼睛,但我可以想象老师目光中的那种,就像鲁迅所说,哀其不幸怒其不争,我红了脸,心里顿时百感交集,本以为上高中了,学习就是自己的事情,其他老师都不曾说我什么,你却来多言,羞愧之余也有点小愤怒。当我再次慢慢抬起头来时,张老师已经在讲台,工工整整地板书要讲的内容了。

   此后,虽然有时候要借助同学的帮助,我每次都力争按时交作业,有不懂的,我也是交上作业后再弄明白。渐渐我对数学并不是一窍不通,也有了。不经意间,我注意到,在作业本的下面,经常会出现工工整整的批语,正如老师工工整整写她的名字:按时交作业,值得肯定;书写还算认真,答案不是最简化;明天小测验,加油等等,老师的批语也让我有了更多的。高一期末时,我的数学成绩虽然算不得,好歹没有太差让张老师再生气,更重要的是,这件事情端正了我的学习。高二开学后,才知道张老师已不再教我们了,我却永远记下了她在最后一节课上给我们说的话:谢谢同学们,感谢与你们走过的日子,有着不足为外人道,却是我中最精彩、值得回味的一段光景;是你们提醒我:“你们在哪里,老师的就在哪里。”

   多年后,我自己也成了一名,从第一次踏上讲台,我无时无刻不在鞭策自己:要以最积极乐观的口吻,让学生自己、看见;永远要火苗在心,点燃最热情的,让学生在漫长的人生旅途中,能常常想起我们相处时的灿烂火花而奋勇前行。此时,我的眼前仿佛又出现了这样一副画面,一个小巧玲珑的身影,对教室中的我们微微一笑,又转身继续在黑板上工工整整地去书写了。

我的老师的散文高中

本文由逸凡作文发布于高中作文,转载请注明出处:【我的老师的散文高中】玛雅作文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